爸爸爱小说

繁体版 简体版
爸爸爱小说 > 尘骨 > 第五三九章 凶险,妖界有内叛!

第五三九章 凶险,妖界有内叛!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
007小说网 www.007xsw.info,最快更新尘骨最新章节!

告诉她发生了什么?

林苏青喉头牵动,其实他也想有谁来告诉他,到底都发生了什么。

“我比你更想知道真相。”

他将清幽梦从怀中松解,抚摸着她挂满心酸泪的面庞,依旧精美骄妍,“你别难过,待探查完究竟,我们坐下来慢慢说。你想听什么,我一概都告诉你。”

她点了点头,闭目调整了呼吸,再睁开时,眼神重新变得凌厉,说道:“我的伤不要紧。你想做什么,我都陪你。”

“嗯。”

感谢的话,在他们之间显得尤其多余,只一个眼神,彼此便全然了意。

妖界有大秘密。如果祈帝遭难的消息被放纵出去,只怕要天下大乱。

他运功替清幽梦疗伤,暂时收住了伤势。她非寻常修行人,只要伤势没有持续恶化,便会逐渐恢复。

这一点,同他挺相似。或许是鬼族与魔族的共性吧。他抚胸摁住了体内的那一阵阵试图冲出牢笼的躁动。方才厮杀太烈,竟险些让“他”兴奋。

“我们去玉泉宫。”他道。

妖界的风忽然裹挟着丝丝腥味,不知是历来如此,还是只是现在如此。

大千宴他见过的祈帝,静和如风,那时候的祈帝特地隐了身形前来,虽然只和他简单交流了几句,但他足够能感受出祈帝大约是一位怎样的尊者。

现如今,这位令三界敬仰的妖帝,正被围困于玉泉宫中,沦落至被噬魂兽看管

呜呼哀哉。

迷谷在身,心之所向,即是方向。

他随心而行,清幽们则紧紧随着他。她没有发问,为何会知道方向。

可当行着行着,他心中对方向的感应突然开始迷茫,仿佛迷谷树枝犯了困惑,失去了方向。

“怎么了?”清幽们讶异。

“玉泉宫应该就在这附近了。”他抬袖拂过清幽梦的面庞,略施法术给她换上了一张面容,随即也给自己换上了新面容。

此去必当凶险,而他们两个的面容都不宜显露。

他们摸着丛林,悄然潜行,抵达玉泉宫时,远远的就看见里三层外三层的看管,所有守卫都全副武装。

而这些看管的守卫,竟都是妖族。

“果真是有内叛吗”林苏清喃喃低语,在他身侧紧贴着他隐匿的清幽梦全然听了去。

她扫视着那些看管守卫,以内功传耳道:“全都是高级别的妖卫,叛贼应当出自王室。”

“王室”他第一个想到了那位投毒的妃子,猛地又想起百鬼称呼的汐娘娘

“妖界除了祈帝,有一位最当权势的王——赟(yun)王。据传闻,妖界三十六洞洞主,有一半暗中都听从岱王差遣。”

赟(yun)王,当初刚遇上夕夜时,与这个赟(yun)王有过一面之缘。虽然只有短暂交手,但是赟(yun)王说带给他的感觉就不太妙,那可是个狠角色。

“幽梦,这个赟(yun)王你了解多少?”

“不多,妖界本身就不太外显,外界很难对妖界有多少了解。”清幽们想了想,忽然想起来,连忙说道:“不过”

“不过什么?”

“我不知虚实”

“但说无妨,或许可以作为参考。”

清幽梦犹豫道:“传闻中祈帝与唯一的妃子汐娘娘,并不亲近,甚至十分冷落。属于千百年不见一面。而赟王却与汐娘娘往来甚好,汐娘娘在妖界多承蒙赟王照拂。”

“他们赟王与汐娘娘他们两”

“不好说。”清幽梦冷面道,“没有确凿证据能够证明他们两个有染。”

要不要告诉她,无肠公子空城临死前曾经透露祈帝的妃子向祈帝投毒了醉月雪芽,致使祈帝深中醉生梦死之毒

这世间无解至毒,是他身边的妃子说投,而这位妃子

罢了,多想无益,他观察着层层叠叠的守卫妖兵,以内功传耳,肃然道:“看管甚严,我们须得尽快找出这些守卫的破绽。”

然而这些层层复层层的看守妖兵训练有素,几乎不留空档。

并且,此间阵法遍布,稍有风吹草动,也会触动阵法。

妖卫兵众多,调虎离山是行不通,只会打草惊蛇。阵法布施复杂,亦是层层叠叠,不可贸然去闯。

“听百鬼所言,祈帝十分虚弱,我们必须尽快寻找到突破口。”

听出了林苏清只言片语之中的焦急,清幽梦皱眉担忧道:“我虽不知你与祈帝有何渊源,但是我我不赞成你闯玉泉宫。那些都是高级别妖卫兵,个个都是以一敌百的好手。而且还有各洞洞主亲自加持的阵法”

“各洞洞主?你是说这些阵法出自三十六洞的洞主们?”

“嗯。”

“太好了幽梦1林苏清猛地一个激灵:“你可识得出分别出自哪些洞主?”

清幽梦无力地摇摇头,忧心忡忡道:“我只知道阵法出自三十六洞洞主,却识不出出处。”

她悄悄示意道:“你瞧,那处冲阵,强劲有余,大有金刚不破之势,是其一;紧覆的那一处,变化缚阵,阴柔多变,凡是入阵者,无论发挥多么强盛的修为,也会如同一拳打在棉花上这就能判断出应该出自不同洞主的手笔。”

原来是依据阵法属性来区分的经她提示,林苏清大致数了一数,登时大吃一惊。

仅仅目前目光所及之处,就有将近十来位洞主的阵法

与此同时清幽梦也有了这一发现,她冷目道:“如此多位洞主叛变,要说与那赟王没有干系哼。”

正说着,林苏清猛地被一个身影惊住了目光——夕夜!

只见夕夜如履平地,畅通无阻的穿过了重重妖卫兵与阵法,进入了玉泉宫

“那是”清幽梦亦是一惊,“那些妖卫兵并不拦他,阵法也没有反应”

“夕夜”

“夕夜?”清幽梦虽与夕夜打过照面,但对他不算熟悉,因而没能一眼将他认出来。

林苏清心中复杂难以言喻,自大千宴一别,这是他们头次再遇见。

不怪清幽梦未能一眼将夕夜认出,即便是他,方才那匆匆的一眼,也不大确定。

昔日率真肆意的少年,今下面色如霜,混身散发着一股冷厉气,宛如换了一个人。

不见的这些年夕夜都经历了什么?

林苏清蓦然回想起,在初遇夕夜的那日,赟王紧追其后要拿他回去,却在后来纵他出了妖界。

传闻赟王与夕夜的娘亲汐娘娘关系甚密,那么与夕夜之关系

“夕夜出入畅通无阻,他定与叛贼有关系。”清幽梦握紧了拳头,系于腰间的骷髅鬼鞭感应到她的情绪,也微微震颤。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